待罪舞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之放松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远处忽暗忽明的亮光,看在眼里,热情温馨,虚无飘渺的古琴声,如泣如诉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走近,才听清婉转悲切的琴音,尽是荒凉。

  </p>

  两个暖红色的灯笼,挂在简露的大门上,“大同客栈”四字,清晰明了。

  </p>

  看了看眼前的两人,毫无动静,杨舞阳便上前两步敲门。

  </p>

  咚、咚、咚,响亮的敲门声,打破了夜的宁静,只是古琴依然的悠扬。

  </p>

  咚、咚、咚,有人吗?我们是路过的,想借宿一宿。

  </p>

  咚、、、,哐啷,敲什么敲,这大晚上的谁啊?还让不让人睡了?

  </p>

  如墨般飘柔的秀发,此时,被一根白玉簪子盯固着,半散半松的垂下,两道俊眉,如纤美弯月眉,不画而翠;悬胆丰鼻下,朱唇点点;启齿之间,贝齿洁白如玉,笑靥如画;半笼半穿的珊瑚绿浣纱,让人不禁联想浮翩;只是一双凤眸,璀璨亮眼,彷佛来自地狱的曼陀罗花般摄人心魂,使人无法贪婪再看,绝色且不失英气。

  </p>

  瞧灯看美人,正是如此。

  </p>

  饶是见过无数大美人的杨舞阳,此时,看呆了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舞阳,舞阳,”小豆丁小胖手拉了拉一脸痴相的杨舞阳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呃、、、,不好意思,打扰了,我们想住一宿,不知可方便?

  </p>

  “住房,倒是有不少,进来吧,后面的那两位是一起的吗?”

  </p>

  杨舞阳转身看着离自己几米之外的两人,摸了摸口袋,“是的,麻烦您开两间房,这两位的住宿钱都算到我头上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小板凳,来人了,还不出来招呼客人,大牛,你去给这位客人的马加料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说完,转身向另一边走去。

  </p>

  只见一位如猴子般大小的人,从屋子跑了出来,开门的那一瞬间,身后的风光,便蜂拥而至,冲破了门窗,冲破了房屋的枷锁,响彻了整个夜空。

  </p>

  原来客栈的生意如此火爆,原来如此。

  </p>

  来到身前的这位伙计,还真和猴子长得有两三分像,又瘦又黑,但行动是干脆敏捷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客官,您里面请,您先进里用餐,小人这就给您去准备客房,您请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来到门前的杨舞阳,轻轻吸了一口气,才迈进了房间,大厅依然的热闹,没有人注意是否有客人到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整个大厅中间,一圆形的台子,高半丈;上面可谓是,香艳动人。

  </p>

  盈盈一握的婀娜腰肢,转移变换的莲步,似昭阳飞燕之轻柔。

  </p>

  而台子的周围则坐满了客人,看穿着,文人墨客,权贵商贾,平民百姓,一目了然。

  </p>

  好一个色香艳丽的温柔之乡,走近才发现,这一群人间尤物多数竟是胡人,不言而喻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时候,被贩卖在中原当奴隶的胡人,早已常见,甚至和汉人生活久了,生活习惯早已被同化,只是长相,是根深蒂固的血脉。

  </p>

  说来,这也是汉末以来华夏文化中衰时期,但在哲学、文学、艺术、史学、科技等方面也有新的发展。

  </p>

  文化走向多元发展,是一个文化开创、冲突又融合的时代,由于儒教独尊的地位被打破,哲学、文学、艺术、史学及科技纷纷出现革新,有些成为独立的学问。

  </p>

  当代思想有由本土发展的玄学、道教及由印度东传的佛教,士大夫纷纷盛行清谈。

  </p>

  由于边疆民族带来草原文化,中原文化及江南文化,双方逐渐展开文化交流或民族融合。

  </p>

  边疆民族带来的草原游牧文化也融于中原文化。

  </p>

  时天下大乱,士族文人多不以道义为重,儒学中衰。

  </p>

  旷达之士,目击衰乱,不甘隐避,则托为放逸,遂开清谈之风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室之兴,世乱未已,向秀之徒,益尚玄风。

  </p>

  玄学与印度东传之佛教交汇,华夏文化逐渐转变为儒释道融合之状况。

  </p>

  原来胡人的崛起、反抗,是必然的,是有因有果的。

  </p>

  而眼前的客栈,当真是符合了时下的流行,整个客栈的布置,绝对配得上一个“雅”字。

  </p>

  黄花梨木的家具,带着木纹独有的淡雅自然;茶杯;像烟、又像水的颜色,透着沁透淡雅;就连所有的摆件、字画,无一不显示着雅韵,匠心独运。

  </p>

  在坐的每位,服饰皆是洁白的烟花簇霜。

  </p>

  吟诗作对,有酒有肉,有美人,更有余音绕梁的悠悠古音,人生何其悠哉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里,文人雅士?太康文学?西晋风骨?一时竟无从说起。

  </p>

章节目录

待罪舞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至荼蘼,心无归处只为原作者缝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缝凉并收藏待罪舞阳最新章节